南京火车站五旬铁路夫妻的情人节

2020/02/26

南京火车站五旬铁路夫妻的情人节:一份放弃与坚守

南京

火车站

夫妻

摘要:中午12点10分,南京火车站加水组从事列车给水作业的管更生,穿梭于股道间、水井旁,默默地给列车“喂”水,今天正巧是他52岁生日。

管更生特别的 爱的午餐 祖韬 摄

老管从怀里拿出了一条羊毛围巾,轻轻地给妻子黄克勤围上 祖韬 摄

2月14日,情人节,春运第11天。中午12点10分,南京火车站加水组从事列车给水作业的管更生,穿梭于股道间、水井旁,默默地给列车 喂 水,今天正巧是他52岁生日。而他的妻子,48岁的安检员黄克勤,此时正在车站进站口进行检查工作,每次安检时她都笑脸相迎,一遍遍弯腰下蹲,只为给旅客创造一个舒适安全的环境。

列车上水工是铁路众多工种中较为辛苦的职业之一,脚下道砟不平,石子乱飞,身边列车飞驰而过。尽管如此,老管依旧努力地为每一趟列车加满水,还要在停点短、旅客多等重点列车旁进行巡视、检查工作,确保列车辆辆满。

当天上午11点半,忙完四列集中到达列车的给水工作后,老管回到休息室准备和同事一起到食堂打饭去。一进门,惊奇地发现妻子黄克勤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老管,周围的同伴一起哄笑起来。

原来,早上老管走后,妻子黄克勤突然看到桌上开了封的胃药,知道老管的老毛病又犯了,便在家烧好了饭菜带到车站,利用工作间休时间送到了丈夫的班组。忙碌了一上午的老管已经顶着寒风在股道里跑了近15公里,重复插拔水管上百次。寒风中他的双手、脸颊被冻得通红,给水时迸出的水花打到身上就像冰豆子,被水打湿的袖口、裤腿也结了冰。

上水工作虽然单调、辛苦,但看到旅客满意,我们不仅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还锻炼了身体。你看我身体多硬朗! 看着远去的列车,管更生拍着胸脯说道。老管看着热腾腾的饭菜,像孩子似得笑着对妻子说: 你等会间休时再来一趟吧,帮我把饭盒带回家。 妻子黄克勤没多想就往回走。

一个半小时后,黄克勤再次来到加水班组休息室里,看着桌上的饭菜还没动,黄克勤以为老管胃痛吃不下,焦急地询问他哪里不舒服。老管憨憨地摇了摇头,从怀里拿出一条羊毛围巾,轻轻地给妻子黄克勤围上: 天气冷,进站口风大,这是给你买的围巾。

黄克勤脸瞬间红了,这时她才想起来今天是情人节。老管有些不自在地看着妻子,看她眼眶中含着泪水,赶紧将饭菜递到她的面前说道: 回家再慢慢看,先吃饭。 黄克勤吸了吸鼻子,愣是让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没流下来。她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用中午短暂的用餐时间,与老管完成了两人特别的 爱的午餐 。

由于加水作业的辛劳,家里大事小事几乎都是妻子在操持。而双方父母身体都不是很好,妻子黄克勤主动向领导申请调整班次,为的是能和老管把时间错开,方便照顾家里,常常是一个上班,一个休息,一周只能见几面。

尽管聚少离多,老管与妻子的感情依旧浓厚。 他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只知道认真工作,不过这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嘛。 妻子黄克勤对老管的理解和包容成为了他坚强的后盾。

情人节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是两个人的世界,手拿鲜花,口含巧克力,相互依偎在一起共诉衷肠。但对于工作在铁路一线的职工来说,这一天也许仅仅是在工作间隙、午餐之时两个人的一个眼神和一声问候。

像上水工管更生与安检员黄克勤多对铁路夫妻一样的铁路夫妻在南京站还有很多,他们在不同的工种、不同的班组中坚守平凡岗位,用分离换来万家灯火的平安和幸福。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生儿黄疸如何调理
灯盏生脉胶囊好吗
止咳先祛痰用哪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