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就能规避的政策不是好政策生存

2020/05/07

限购令是一个离婚就可以规避的政策,是一个对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的人产生歧视的政策,是一个存在很多灰色地带的政策。政府应该多建廉租房,这才是正道

假设情况一、张三 0岁,一直未婚,和父母住在一起。张三能算作一个家庭吗?

假设情况二、李四 0岁,结婚后又离婚了,现在独居。李四算是一个家庭吗?

假设情况三、王五 0岁,父母双亡,寄居在爷爷奶奶家。王五算是一个家庭吗?

假设情况四、赵六夫妻和父母住在一起,户口在一起。他们算是一个家庭还是两个家庭?

假设情况五、钱七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孙九买了一套 00平方米的房子。都算作一套是吗?

类似的假设还有很多。

笔者之所以作出如上假设,是因为截止到10月20日,国内已经有14个城市出台限购令了,限购的对象,不是以人为单位,而是以家庭为单位。

但是,迄今为止,笔者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城市,对什么是一个“家庭”做出准确的定义。换一句话说,这项政策是一个离婚就可以规避的政策,是一个对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的人产生歧视的政策,是一个存在很多灰色地带的政策。

一句话,离婚就能规避的政策不是好政策。进一步说,虽然中国的传统文化注重家庭和亲情,但以人为本不能简化为以家庭为本,那样会出问题的。

现在这项调控政策刚出台,全社会弥漫着的,是房价将会下降的预期,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但是,暗潮汹涌是肯定的。股市成交量急速扩大、股指继续攀升,说明老百姓手里拥有数量庞大的资金,这笔资金,要么买房,要么炒股。今天,这笔资金从房市转到股市,明天,一旦有风吹草动,资金就会杀回房市。

面对当局的限购政策,想买房的人,有的是办法。比如假离婚,比如买大房子,比如借用别的家庭的购房指标买房子。

这样的苗头已经出现了。

比如深圳,从10月8日开始,市民纷纷涌向深圳市规划国土房产信息中心开具房屋产权查询证明,随后的两天达到井喷状态,出现千人排队的壮观景象。其中有不少市民是半夜排队等号。笔者相信,这些排队的人,

有的是急着买房,有的是急着退房。也许过不了多久,有人就会拿着法院的离婚判决书,前来开具新的房屋产权查询证明。

再比如上海,暂定本市及外省市居民家庭(包括夫妻双方及未成年子女)只能在本市新购一套商品住房(含二手存量住房),结果是上海豪宅热销均价大涨。原因是限购令颁布以来,有不少投资型购房者手中持有的资金原本可以买两套中小户型房的,由于限购只能再买一套房了,因此不少客户转而购买大户型或别墅项目。根据媒体的报道,十一长假过后,与“沪十二条”同样受关注的是星河湾一期等一批高端项目的热销,由此带动上海商品住宅在新政出台后一周内成交均价再度环比大涨11%,达到22 76元/平方米。单价 万元以上楼盘预售审批趋严反倒给了存量豪宅更好的去存化机会,同时限购政策也让一些投资者更珍惜限购期内仅有的一次购房机会,选择品质更好、保值性更强的项目。

已经有人断言,限购令与其说是限制购房不如说是鼓励购房。因为国家提出“控制房价过快上涨”,其潜台词不是打压房地产,意思是房价可以合理上涨,但不能上涨太快了。既然允许合理上涨,而国家又在限购,那么如果这时买了房,绝对是稳赚不赔的。这种观点认为,“限购”无异于将刚性需求堵住,库存起来,刚性需求并不会因为你“限购”而消失或者减少。既然不会消失和减少,限购就等于是把刚性需求打包库存,当库存量达到一定程度,即使政府不放开限购,也会爆发。而一旦政府放开,这些库存起来的刚性需求就会如同泄洪般一泻千里,到时房价就会出现瞬间暴涨的局面,

也许是意识到了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国家有关部委在十一长假前发出限购通知时,提出“房价过高、上涨过快、供应紧张的城市,要在一定时间内限定居民家庭购房套数。”

所幸的是,根据笔者的了解,已经出台限购令的14个城市,所谓的“一定时间”并无统一的标准。如果这14个城市(还有其他即将加入限购队伍的城市)在同一时间解除限购令,其结果,必然是房价大涨、股价大跌,所产生的冲击力不会小。

政府有政府的苦衷,百姓有百姓的需求。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一方面对土地财政依赖过深,一方面又不希望房价过快上涨,于是就想通过行政手段加以控制。殊不知,以往的经验表明,政府每一次出手之后,房价都会继续上涨。是政府手段太拙劣,还是市场经济规律不可逆转,房价本就应该涨。这个问题,需要好好研究。对老百姓而言,改革开放 0多年,家家户户都有些积蓄,存在银行里,越存钱越少,投资渠道又少,怎么办?要么买房,要么炒股。炒股风险太大,房子虽然也有风险,但毕竟有一个实物摆在那里。所以,买房,既是刚性需求,又是投资需求。对此,政府不能忽视。

在笔者看来,政府要做的,就是解决民众的刚性需求。加大廉租房的建设,让买不起房子的人,也能有地方住。

做到这一点,很难吗?一点都不难。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笔者建议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参照一下台湾的经验。

不久前,马英九接见“社会住宅推动联盟”代表一行十余人,联盟建议台湾当局尽速兴建“只租不售”的社会住宅,马英九立即回应,表示这个建议与当局“积极解决弱势族群居住问题”的政策方向不谋而合,当局将于2011年开始推动“只租不售”的社会住宅。

马英九话音刚落,台北市抢先一步就开始落实了。据报道,台北将通过以地易地的模式,收回仁爱路上的空军总司令部的 公顷土地,将全部兴建公有住宅。市府会采“民间融资”模式,也就是先由私人企业投资、兴建住宅,在住宅出租期间,市府再向私人企业购买符合约定质量的公共服务,并给付私人企业相对费用。台北市府发言人赵心屏表示,台北市公有住宅比率,约占台北市住宅的0.65%,是台湾最高的,市长郝龙斌表示,未来将进一步提高台北市公有出租住宅比重,期望能达到5%。

5%是什么概念,平均100个家庭,就有5个家庭可以享受政府的住房优惠政策。

如果我们的大中城市,建起越来越多的廉租房,困难的市民很方便就能申请到,那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

这可比限购令好多了。

秦皇岛白斑疯医院
类风湿性关节炎
太太口服液和静心口服液的区别